法律动态

律所动态

紫砂名人父子对簿公堂
2014-08-18 12:38:11   

       8月7日,对宜兴市丁蜀镇年近八旬的陶艺人葛岳纯来说,是他有生以来最不愿意面对的一天。因为这一天,他将在当地法院与自己的长子葛超美对簿公堂。
       日前,父子俩因为一起紫砂商标纠纷,亲人之间大打出手,随后原本的家事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,各自在微博、论坛上揭对方的“短处”,继而,作为家里长子的葛超美将父亲告上法庭,起诉其侵权。
       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亲人间不顾情面大打出手,让父亲要与儿子断绝父子关系,让儿子将父亲告上法庭?一条街门对门出现同名紫砂店
       从今年7月开始,居住在宜兴丁蜀镇解放中路附近的居民发现,马路两边突然多了两家同名的紫砂店。路北的是 72号、路南的是125号,正好门对门,店名都叫“葛岳纯陶艺”。
       这一切还要从均陶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、江苏省陶瓷艺术名人葛岳纯身上说起。
       葛岳纯出生于1936年,按当地虚岁的算法,很快就要到80岁了。退休前,他在当地的均陶研究所从事均陶技术研究工作,1993年退休后主要制作紫砂壶。葛岳纯育有两子一女,二儿子在公安部门工作,小女儿家里有陶瓷厂,经济条件都不错,而曾换过几次工作的大儿子葛超美从2000年前后开始从事紫砂生意,并于2006年在当地的中国陶瓷城里开了以葛岳纯名字命名的陶艺店。有葛岳纯的职称、荣誉称号做基础,加上几年的宣传推广,紫砂店的生意逐渐红火起来。
       2011年,葛岳纯唯一的孙子、二儿子葛超新之子葛志渊大学毕业。作为无锡市级非遗传承人,在朋友劝说下,葛岳纯决定收孙子为徒,将自己的陶艺传承下去。他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决定会给家里带来一场“狂风暴雨”。
       学手艺自然要开店经营,这就与同样打着“葛岳纯”旗号开店的葛超美一家产生了利益冲突,矛盾由此而发。最后出现了当街门对门两家同名店的“怪现象”。
       商标纠纷让父子反目对簿公堂
       今年4月份开始,葛岳纯和孙子葛志渊开始装修解放中路125号的店面准备开业。到了7月份,葛超美在街对面针锋相对地开了另一家店。随后,两家店互相安装监控摄像头朝着对方。
       8月1日中午,因为一个客人,葛岳纯和大儿媳黄美云在店门口发生口角,随即发生肢体冲突,期间葛超新以及葛志渊等人也上前纠缠在了一起。最后派出所出面才将事件暂时平息。
       “原来一家人的关系很好,最早在2011年葛志渊毕业没工作提出要开店,我们考虑到一个品牌下面不同的主体在经营会造成市场混乱、恶性竞争,没有同意。”8月5日下午2时左右,葛超美在解放中路72号的店里谈及此事时说,当时答应出资购买均陶设备,让葛岳纯开均陶工作室教授葛志渊陶艺。不过到了今年,对方坚持要开紫砂店。葛超美称在2011年时经过父亲的授权,自己已经将其名字注册了商标,并且成立公司,所以坚决不同意他人再借老人名号开店。
       对此,葛岳纯说:“葛超美以我的名字注册商标,我完全不知情。”他说,自己新开这家店主要是为了将陶艺传承给孙子。现在已经对大儿子彻底失望,对方在论坛里发帖说自己从小就不疼他等内容,是在诋毁自己的人格。双方各持己见,日前,葛超美一纸诉状将父亲告上法庭。
       紫砂引发的社会问题值得反思
       近日,葛岳纯一家因紫砂商标等引发的纠纷在宜兴引起热议。微博、微信、论坛上双方各执一词。记者在采访过程中,双方均指责对方的说法失实,要求媒体将事实公布于众。
       一位当地紫砂从业人员表示,近年来,随着紫砂壶价格飙升,丁蜀镇从事紫砂制壶的许多人员都轻松赚了钱,腰包虽鼓了,但内在的精神追求却没有跟上,进而导致一些不良社会现象抬头,主要表现为离婚率上升、诚信问题凸显以及因为经济利益而发生家庭矛盾等。
       记者从民政部门了解到,一般在办理离婚手续时不会询问职业,所以紫砂从业人员近年来的离婚率数据无从统计,不过“多少会有些影响”。记者采访的几位陶艺人结合自身的感受表示,周围做紫砂的朋友中离婚的很多。
早在5年前,一位紫砂业内人士就开始观察宜兴紫砂圈的各种现象,他觉得紫砂“大红大紫”之后,一些从业人员安于享乐,缺乏社会责任,阻碍行业长远发展,值得反思。
      相关链接
       史俊棠之问:宜兴紫砂的七大忧患
       在紫砂产业空前繁荣的当代,在传承与发展、国际化与本土化的时代背景下,中国紫砂文化将向何处去?今年6月17日,在中国紫砂研究中心的紫砂文化研讨会上,中心主任、宜兴市陶瓷行业协会会长史俊棠提出了紫砂热中的冷思考,被称为“史俊棠之问”。
       尽管宜兴紫砂这几年让人们十分看好,紫砂人也充满自信,但在史俊棠看来,忧患仍然不少。
       一是业态始终处于零乱分散状态,小生产者的思维方式和小农经济的意识,严重束缚着机制的再创新和再变革,表象上看生产力是有很大的发展,但可持续发展的机制尚未形成;
       二是当今的宜兴紫砂,仅仅依靠技艺的支撑是远远不够的,散而乱的手工艺品市场,亟待推进品牌建设,志在推动“公司+艺人+品牌”、“合作社+艺人+品牌”的良好愿望一时难以实现;
       三是受“创新”就是市场需求的影响,不少做壶人一味追逐造型“时尚”,使紫砂作品离传统越来越远;
       四是受资本逐利投资心理的影响,紫砂的收藏市场几经变幻,从收藏家时代到资本时代,紫砂被富有想象的市场不断塑造,不断夸大,紫砂作品离生活越来越远;
       五是少数商家在紫泥材质上大做文章,莫明其妙地提出一些闻所未闻的概念,让消费者深受困惑而偏离玩壶用壶方向,加上不够专业的媒体也推波助澜,一些理论工作者也跟着起哄,对紫砂原料的炒作,至今仍未逐渐平息,大有愈演愈烈之势,严重偏离了对紫砂人文精神的审美趋向;
       六是在学术研究上,有厚古薄今之倾向,戏说紫砂的文章常见报刊,紫砂演义的故事没完没了,一介绍新人就无限夸大拔高,姓邵的都是邵大亨的嫡传,姓陈的都是陈鸣远、陈曼生的子孙,搞得玩壶人一头雾水,不知所措;
       七是商业活动中的不诚信让权威媒体抓住把柄后动不动就曝光批评,已极大地挫伤了消费者的积极性等等。总之,“疯狂”了数年的紫砂市场将日趋理性,会步入平衡时期,壶家、商家、藏家都要有这个心理准备。

来源:http://www.chinaipmagazine.com/news-show.asp?11969.html
DJBCR APP下载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